發新話題
打印

百合短篇小說集之一百七十五、 最佳結局

從別後



「從別後,憶相逢,幾回魂夢與君同,今霄賸把銀釭照,猶恐相逢在夢中。」(宋.晏幾道.《鷓鴣天》。)
唸到這裡,我心不由抽搐了一下。
----你看古人寫情侶別後重逢的情境多麼綺麗纏綿!換了我們這些粗糙的現代人,也許,連一句「你好嗎」也懶得說……
我和前度如已分開了三百六十多天。
我們走了七年,還是捱不過「七年之癢」這生關死劫。
我們是和平分手的。
表面上是因了解而分手,事實上是我有了第三者。
----我沒有坦白告訴如,但我覺得她其實是猜得到的。
我們公平地分配財產、家俱、寵物,沒有一絲怨懟。
也沒有一滴眼淚。
我們握著手,說著那些「我們永遠是好朋友,有什麼需要,儘管找我!」之類的門面話。
光陰似箭,一別經年,我們沒有再遇過。
只是偶爾,也會從朋友的朋友口中,聽過如的近況。
----她搬家了。
----她升職了。
----她拍拖了……
我沒有刻意去打聽她的消息,是朋友們認為我想知道,為我盡點心而已。
我不得不承認,我常常想起她。
吃到某道菜式、看到某處風景、聽到某句說話,也會自自然然地想起她。
心裡便會湧起些許酸酸的感覺。
----如果我倆沒有分手,現在又會怎麼樣?
有時候,又會在想,那一次吵架,其實,是自己太過執著了,換了是現在,一定不會跟她吵……
其實,讓一讓她,又有什麼大不了?
如果早知道,她有一天會成為陌生人,那麼,讓一讓又有什麼關係呢?
----早有研究指出,有些人對陌生人比對身邊人還要合情合理,我就是這種混蛋。
分開後,我也常常想像與她狹路相逢的情景。
----有時是她身邊有人,有時是我身邊有人,有時候是兩個人身邊也有人。當然,最理想的場景是,我身邊的伴侶比她那位更出色,她眼裡閃著嫉妒、不甘的淚光……
我真是在痴人說夢。
我認識的如,是那種有需要時,即使在胃出血,也能夠掛著笑臉的人。
那如果倒過來,她身邊那位比我的更優秀,我又會怎麼辦?
我想,我也會笑,但笑得很難看。
----我的修為要比如差遠了,所以會出洋相的,絕大可能還是我。
所以最好,還是不要出現這種狗血的情況了。
或者,細心的讀者會問:「你那位第三者呢?」
我會回答:「她已完成了歷史任務,光榮退場了。」
----她的任務就是協助我們順利結束七年感情。
過來人會告訴大家,其實,一個第三者最具吸引力的地方,就是第三者這個身份。
當第三者成了正印,大多的情況下,她會比前正印更容易令人厭倦。
於是乎,和如分手後,我也立刻跟第三者分了手。
一個人過日子,悶是悶了些,卻是清清爽爽的。
老實說,也有想像過與如復合。
但這念頭只在腦海裡閃了一下,便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----我懷疑,沒有我,如的生活更是幸福愉快。
看她跟我分手時那麼爽快撇脫,便知道,她已經忍得太久了……
咦,街頭轉角處,那有點熟悉的身影,會是如嗎?我先躲一躲再說……

-全文完-

TOP

老生常談

我的故事,一點也不新鮮,完全是老生常談。
但對當事人來說,卻是刻骨銘心的教訓。
所以我說出來,希望大家有些許領悟。
如能幫助大家在情場上少走一些彎路,算是我為大家盡的丁點兒心意……
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
我是女版「花花公子」。
仗著是個富二代,長得也人模人樣,我對感情事從來只當作一場遊戲,或是一場夢。
我整天換著女朋友,比換一件衣服還隨意。
我的女友都是一個模樣兒----長髮大眼、身段婀娜,不是空姐,便是女模。
當然,只有秀,她是唯一的例外。
她是中學同學的妹妹,我們相識於少年時。
秀人如其名,就是那種清清秀秀、平平凡凡的女生,絕對不會讓人留下深刻印象。
那為什麼會跟她走在一起?
我想破腦袋也想不起來。
最大的可能是,一時貪新鮮吧!
我們只談了半年不到的戀愛,便分手了。
是她主動提分手的。
----她撞見我和別人在家裡鬼混。
我也沒有挽留,因我知道,我絕對不會為了她,放棄整個森林。
分手後,我們的關係還不錯,每年也會吃頓生日飯。
一下子便是五年過去。
由於平日不重視保養,雖然只有三十歲,我的骨骼卻脆弱得像個老人。

那天,我心血來潮,替家裡的音響移位置,腰背便馬上痛得叫人落淚。

我被送進急症室。

----椎間盤移位,雖然沒有生命危險,但醫生說如果處理得不好,有可能半身癱瘓。

我只能躺著,連呼吸也痛。

簡直是生不如死。

我的女友來了一撥又一撥。
她們會安慰我,甚至為我掉下眼淚,卻連半小時也不肯再留給我。
只除了秀。
她竟然跟公司辭了職。
她每天來看我,替我擦身、餵我吃東西、按摩我的手腳。
還要忍受我的壞脾氣。
----對於這次無妄之災,我既生氣又害怕,情緒完全失控,像個蠻不講理的七歲小童。
亂摔東西、怨天怨地、喝罵醫護人員、拒絕做物理治療……

還不忘對秀冷嘲熱諷
秀卻無比溫柔地、體貼地包容我的一切。
比我的親生父母還要盡心盡力。
不止一次,我半夜醒來,發現她伏在床邊歇息,鬢邊也多了幾許白髮。
如春暉化冰,秀的愛心漸漸融化了我內心的防衛。
----我時時刻刻都要看見她,我才可以安心。
我康復的進展十分理想,已可以站起來走上幾步。
醫生說,只要我肯好好努力,復原的機會,已有九成把握。
秀比我還要高興。
不知從那裡得了消息,我的女朋友們竟又再出現了。
此時此刻,無論她們的外表打扮言行舉止,每一方面都叫我憎厭。
我只渴想秀淡淡的眉宇。
可是,骨子裡的劣根子發作,我還是跟她們在打情罵俏。
快活不知時日過,我竟渾忘了秀每天到來的時間。
時間過了,她沒有出現。
第二天,第三天,她竟然再沒有出現。
我發了瘋,迫著父母去找人。
他們找了私家偵探,查出秀去了澳洲工作假期。

我跡近崩潰,我怎麼也想不明白,為什麼秀要在這時候離我而去。

我只知道,無論如何,我一定要再見到她。
這輩子,我都認定了她……


-全文完-

[ 本帖最後由 方愚 於 2018-5-11 11:17 AM 編輯 ]

TOP

最佳結局



「我愛你!」我說:「我不想有一天我離開了,你卻一直不知道。」
說完,還在熾臉上印下一吻。
像是點燃了爆炸品,熾一把抱緊我,朝我的唇狠狠親下去……
        第二天醒來,看著她的睡顏,我心又是歡喜、又是內疚。
        熾睜開眼睛,對著我一笑,甜得像滴著蜜。
我咬緊牙關,說:「我們到此為止。」
熾像是給大鐵錘打中,滿眼的不可置信。
「為什麼?」她的聲音顫抖著。
「你已有女友文,我不想做第三者。」
「你不是第三者。」熾抓著我的手臂:「我馬上回去跟她說分手。」
「你不需要這樣做。」我掙開她:「我從沒有想過要破壞你們的感情。」
「我們的感情早已支離破碎。」她大叫:「用不著你來破壞!」
「她是這麼愛你!絕對不會放手的!」我冷靜地說。
「我不管!」她用力抱緊我:「我才絕對不會放開你!」
「放開我!」我冷著臉:「不要讓我討厭你!」
「你不會這樣待我的!」她身子一僵:「你愛我,你心裡明明愛著我!」
「我承認我愛你!」我說:「但我不會和你在一起!」
「為什麼?」
「因為,我更愛我自己!」
        這句話,她聽明白了。
        她的臉色蒼白如紙:「……你不相信我會給你幸福?」
「不單這樣。」我緩緩地說:「我們在一起註定是悲劇!」
「我真的這樣不堪嗎?」她苦笑,比哭更難看。
「你像個孩子,根本不懂得照顧自己和別人。」我理智地分析:「我自己也渴望著別人照顧,更不想『帶孩子』。」
「我可以改!」
「我不需要你改變自己來迎合我!」我說:「而且,你要是改了。那就不是你了,也不是我喜歡的你!」
「這根本是詭辯!」她兩眼通紅:「你亂找藉口,就是不想傷害文而已!」
「是的。」我承認:「她對你這麼好,大家都看在眼裡了。我們還去傷害她
,不怕天打雷劈麼?」
「要劈也是劈我!」她握緊拳頭:「只要可以和你在一起,有什麼報應我也心甘情願!」
「你怎麼總是說不明白?」我歎口氣:「總而言之,我們是絕對不可能的!昨晚你就是當做了一場夢,以後,我們只可以當回普通朋友。」
「不可能!」她斬釘截鐵地說。
「你不願意當普通朋友麼?」我輕描淡寫地說:「我也不勉強你----我們乾脆絕交吧!」
「為什麼?」她捧著頭:「為什麼你要這麼殘忍?你一句話把我送上天堂,又一句話把我推入地獄……」
我沉默著。
「我恨你!」
眼睜睜看著熾彷如一隻受傷野獸地離開,我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滾下。
「我別無選擇!」我掐著手心對自己說。「不能讓熾和文分手!」
她們在一起已經五年了。
這些年來,無論貧窮、疾病、文一直全力支持著熾,不離不棄。
大家都說:「文是熾的守護天使。」
我撫心自問,連文的一半也及不上。
人們說「因了解而分開」,我會說:「因為了解,我和熾永遠不會開始。」
就讓我和熾,相忘於江湖吧!
這樣無論對熾、對文,還是對我,也是最佳結局……


-全文完-

TOP

發新話題


'); theFloaters.play();